打印 引用 收藏

中国自强策(上)

汪康年

事至今日,危迫极矣!挫于日,迫于俄,侮辱于英,教案蜂起,回匪蠢动,兵变、民变之事不一而足。而瓜分中国之说,西报屡载之,西人屡言之,虽至愚之人,亦知其殆然。而庙堂无定策,中外无定议,旧弊未一除,新猷未一布,则非安于不为,即以为无策也。

夫安于不为,则无论矣,以为无策,尚未然也。夫中国在今日,犹一羊处群虎之交,曾不足以累其牙爪,然而不遽动者,群雄角立,未有所归,故艰于发难。又无端戕人命,败商务,又西人所不欲为,故犹迟回以待之。我苟能自振,则西人之于我,亦犹其于日本耳。惟我永不自振,则彼惟恐为人所得,必将争先以取之。然则,我国振兴之政不于今日,则无及矣。夫中国利之宜兴,弊之宜除,谁不知之?而卒无定论者,盖食于弊者太多,则必多为之说以乱之,多出其途以扰之。盖非不明不强之患,而由于权无所归,则无人焉为发光与力之地也。

夫国朝承明之后,惩于擅权朋党之祸,故执政之臣,名曰军机大臣,人多而权不一,但能唯诺于上前,而不能坚持其意也;但能恭拟谕旨,而不能自发号令也。然则,苟欲聚其权以办庶务,舍立相莫由矣。顾今日而骤然立相,窃恐但有牵掣阻碍之苦,而无行权决策之效,则非先立议院不可矣。或曰立相,则不免擅权之虑。开议院,则权在下,且散而不合,徒滋论议,于事非便。不知有议院以与相相持,则相不能擅权。议院之人多矣,且有议事举人之权,而无行事之权,虽在下何病?又议院论虽不一,西例必择其多者从之,何嚣杂之患?且凡事初行,必多漏略,要在随时审正耳。若其成规,则西人之议院章程,可择而行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