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中国自强策(中)

汪康年

中国自古独立于亚洲之中,而其外皆蛮夷视之。素以君权为主,务以保世滋大为宗旨,故其治多禁防遏抑之制,而少开拓扩充之意。君恐臣之侵其权,故不使之有纤毫之权;恐臣下之结党,故务散其党,牵掣之使不得行其志,锢蔽之使不得极其聪,以天命怵之,以鬼神惧之。臣下承之,以讳饰为能,以敷衍为工,以趋避诿卸为巧。其于民也,但以压制欺吓为事,无复有诚意以相孚。故吏习于弊混,民安于刁玩,士成于陋劣,兵惯于哗溃,其齐民皆以闭户不与外事为秘策,以积财遗子孙为得计。故上下之大弊,不出四事:曰徇私,曰恶直,曰崇虚,曰耽逸。循习至久,全国之民,皆失自主之权,无相为之心。上下隔绝,彼此相离,民视君父如陌路,视同国若途人。夫民之弱与离,君所欲也。积至今数千年,乃受其大祸。

然则,至今日而欲力反数千年之积弊,以求与西人相角,亦惟曰复民权、崇公理而已。其于官也,汰冗职、删仪官,使官各有事。其教人也,必使为有用之学,毋误用其聪明。其选人也,必使以所学为其官,毋使用非所学。其升补也,必依其本职,毋使朝此而夕彼。其用人也,厚其禄,过则责,故则斥,勤奋则升迁,而递加其俸,终身无失业之虞。其定律也,依罪为断,必求可行,无虚设之律,无难行之例。其罪人也,访缉密而治之宽。其谳罪也,稽罪而尽其辞。其取于民也,各以其资占税,毋倒置,毋苛索。其理财也,使财归实用,毋糜于虚文,毋漏于中饱。昔之重文而轻武者,今必使文武并重。昔之优文士而轻吏治者,今必以吏事为急,汰繁重以求其速捷,去虚文以责其实效,删矫诬不实之谈,斥虚伪无理之事。尚创作而贱安闲,尚改变而贱守常,以能开利源为能,以能创新学为优。民性必求其宣达,士气必求其振奋。昔之不使民与国事者,今必与之共治;昔之使民安于愚弱者,今必使之极其明强。务使内之权力,在在足与外人相抵。夫如是,或可侥倖与各国相持。然此但言其治道宗旨所在,而未言办法之实也。

(载第4册,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一日,、均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