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致宗方书(三)

汪康年

四月二十一日辱承赐书,欣慰之至。清浦、松平二公,未得深谈,甚恨恨也。陈、邹二君,亦非可与深言者。今人大率识短胆小,稍闻要之便掩耳却走,如此之类,可为寒心。此间来贵国人末永氏,闻是君同门,不审何如?前兄言平山周将来,何未见到。又云河南某君何时可来。

来函许弟,弟虽未敢承,而论述我国名士及忽以慎以之说,皆至言也。弟之在此,一冀得见同志,一欲激发庸俗志气,不知得偿此愿否也。我国皆无心肝人,何从与之言事。大约非胆小即游戏,两端尽之矣。

陈伯严,是湘抚之子(住抚署内),邹沅帆住矿务总局。兄言宜先诣邹。昨东肥洋行胜本君来,报知石印机器,云每具七十八元八角以上,或八十元。又云,是先生属也。今日又来,云实系七元八角或八元耳。不知究谁是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