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再致陈雨苍京兆书

汪康年

初四肃奉一函,力争禁止工艺局事,谅荷照詧。彼时因一时意气,出语不无过当。嗣读《顺天时报》载公原奏,始知禁止之说本非公意。至《京话报》停止,亦查知因不能支持而自停,非出于禁令。康年一时未知底里,遽尔函争,实属舛误,惟公亮之。顾康年尚有不能已于言者:

一则当此新机初动之时,苟有起而办事者,上之人当保护之,奖励之,若过于精核,过于淘汰,则后来者皆将裹足不前矣。今原奏中有“必人所信从,始克集事,将来能否就绪,未可预期”等语,是则预存逆亿之见,使局中人无从着力,局外人由此裹足,于新机实为有碍。覆奏中有“总其成者,不参私见,事方可行”等语,是徒多挑剔之辞,绝少保全之意,虽无请禁之明文,实已寓请禁之意矣。

一则此系绅商集股兴办之事,考核之权,自有股东主之,无庸官中过问。覆奏极宜申明此意,俾朝廷知商办与官办不同之处,则自不致有禁止之事。今于此不能致详,而独暗寓不甚妥协之意,是不啻明明请禁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