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上某疆臣说帖

汪康年

现我国政府,既无预算改革之政策,又无各省一律之办法,而大局危险日甚一日,各疆臣等岂可坐享天禄,漠不措意?又岂可仅敷衍一二,为苟且塞责之地?惟是处今日地位,置既苦迫促,举动亦多牵掣,实有万分为难之象。然知其难,斯易者至矣,凡各疆臣岂可以难而置之欤?兹谨具说帖如左,以备刍荛之采,乞垂听焉。

(一)宜知今日所处境界之难:

一、诸事之掣肘。今变政之事既无画一之规条,而朝廷所定权宜之制,又饬令各省凛遵,违之既显背诏旨,从之实未合机宜。至财政一端,尤为赔款所阻碍。因分摊赔款现银,不得不从重征税,实阻工商发达之机,而出省之货物,为他省厘税所困,亦滞销路。推之有保甲汛弁而巡警难实施,有绿营而练军为重复。余事如此者尚不胜枚举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