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读谕旨定十五年立宪喜而书此

汪康年

自去年颁立宪上谕后,天下之人,既喜朝廷不吝政权,一旦翩然公诸国民,而所微不解者,则纲领之未张,组织之无本;又数月以来,行政杂糅,用人纷更,亿兆之心,郁而未喻。乃昨读谕旨,宣布外官制度,明定各省推行次序,复申明十五年立宪之期限。寻绎旨意,不胜忭跃。

顾以冀望之迫,转不免忧虑之丛,则以兹事体大,非举之难,而所以举之之难也。夫今日龂龂立宪者,岂曰立宪名美,非此则无以观耀各国乎?盖各国受弊之情形不一,则改变之宗旨不一,一切精神运用亦均不一,固必不能随意取一国之陈迹,而直捷剿袭之也。夫今之所以欲变法者,何也?一曰吾国政法,沿数千年之旧迹,流失多而精意少,不能不大改革,以振全国之精神也;二曰吾国向来之政法,不适宜于列强并峙,非变法则不能联外情也;三曰向来之政法,不合于今日人民之愿望,不变法则不能定民志也。夫如是,则变法之初,必宜取吾国历代政法之本原,及其改变迁流之迹,与其礼教风俗之所偏,以察其症结之所在,而因以得其施治之故。又必考求各国经历之情形,及其同异出入之故,以与我国相比较,从其所宜,而舍其所不宜。又必详考今日人民之愿望,与近十年来各省举行新政之情弊得失,以审其成败之故,而思所以处之之方。一言以蔽之,曰:当由精神以成面目,勿因面目以求精神而已。故吾之难变法也,与人异,人所谓难,吾或以为易;人未以为难者,而吾或难之。政府昏贪,官不任职,吏食于弊,法制不立,人之所谓难也。虽然,是得三数贤者,可以旦夕而变之。若夫经千百年来政教推移之故,潜伏于人心,散布于社会,成之非一人,积之非一日,无可指名,无可纠摘,根蒂深固,蟠伏纠结而不能遽解,不尽去之,则必不能立宪,即强立宪,亦不能有所短长。然而欲尽去之,则必非有大智慧、大神勇之人不为功。是则吾之所谓大难也。

(载光绪三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,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