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上铁宝臣尚书书

汪康年

康年为国家计久长,则以此时经邪说充塞肆行之后,各处人心浮动,每易为浮言所惑。今当冲圣嗣位之初,非有一二设施足以大惬民志,则不足以固结人心,而散邪慝。今年以商务疲惫,各处银根业已大紧,乃汇丰忽于此时将放出之二千万收回,而汉口黄氏三钱庄骤倒三百余万,上海源元倒六十余万,晋益升倒百廿万,于是富家竞向庄号提款,其未存放者辄闭不敢出。各埠萧索,已至极点。窃谓今年市面之坏,非尽由财源涸竭也,实以倒账与收款二者交乘,致成立槁之势也。设于斯时而有苏其涸辙,俾今年得以扶持,而来年得以接续,则其感激踊跃,必有不可言喻者。我公深为国家根本之计,宜与同朝王大臣熟筹至计,请于朝廷称述遗命,迅发内帑二千万,交津、申、汉等处户部分行,转发庄号,为周转市面之用。俟至明年春夏,仍陆续收回,备办理新政之需。如此则国帑无纤毫之失,而商民蒙再造之恩,有此沦肌浃髓之大德,则虽邪说百出,孰得而动摇之!

再,今日见各报所载,知京城市面已蒙发帑,得资苏息,若更德音普遍广之各埠,斯为泽愈遍。又今夏上海西商,已有相约不用中国钞票之说,经南洋大臣担保,始暂允不宣布。近日闻又提议,虑必达其目的始止。且近年各种钞票实滥发无节,适为外人口实,而今年,汇丰明知商务不振,忽然收款,盖实欲以此试我商力之厚薄,而又欲不用各种钞票,是则一面将操纵我全国商务,一面又欲停我之钞票,而用彼之钞票,若我不察,而堕其术中,则从此我国财权将尽入其掌握。欲破其术,宜即以此次发交户部银行之二千万,永存银行作为发行钞票之基本金。逮钞票发行,将各种公私钞票、官钱票尽行收回,俾外人无可借口,且户部银行亦可时以此项巨款活动市面。如此则向来汇丰之权,均归之户部矣。惟外人之挑剔各种钞票已在目前,而度支部之纸厂、印局,尚无成立之期,则或先行限制各局号钞票,而担保现行之钞票,以安中外商人之心,一俟户部钞票发出,即行收回,似亦可为权宜之计。此系为握商权、杜外谋起见,敢乞俯赐裁择,不胜悚息之至。

(宣统元年,第三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