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(一)

汪康年

前者不自揣量,辄为一文曰《痛论颁行新刑律之宜慎》,闻时贤多不谓然者,此不怪也。凡人之知识万有不齐,即一人之身,而前后多异,其识见者,何能强人之同我哉!顾有一大问题焉,敢以质诸时贤:夫今者诸贤以群策群力,力扶坠鼎,其将使吾国重新锻炼成为与欧美同一无二之国欤?抑将使成为欧美之外东方一大国,使吾国人永永自知为伏羲、神农、黄帝、尧舜以来递嬗之国?吾人为太古以来诸圣帝贤主之胄裔乎?若曰直欲舍己而从人,则不知应择何国仿效之?何则,各国之教既异,而新出之学说又极纷,既难兼师,又难偏择。至内之种种阻碍,不必言矣。若欲使为地球上特出之一国,则必求吾国精神之所寄,而合吾今日诸贤豪之精神以赴之,无有歧趋,无有惑志,则世界上或犹有所谓吾国者在,否则殆矣。

诸君其勿以余作此文,而即题目余主某主某志名,盖余之为人,意念至不定者也,思想至杂者也。二十年来,余之议论更变多矣,而今乃一变而如是,而仍多未有所定,且亦未敢遂执为必然也。且人之志虑皆随所感触而定,二十年则感触多矣,意者余之变而至是,亦关于感触之故欤?

余敢更以语敬告诸君曰:凡欲存我,要在有我;假其无我,何有于存我?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