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读杨君度论家族主义国家主义演说系之以论

汪康年

余今细读杨君之演说,则知实欲废中国向来习惯,而以所谓国家主义者灌输入之。此事关系吾国前途祸福至巨,故不敢不详为勘辩。惜余浅学,而日又促,未能竟所欲言也。

杨以欧洲各国之导其民为国家主义,吾国之教其民为家族主义,此说近似。虽然,吾观周以前法制之书,若《周官》等书载帝王誓诰,若《尚书》等书圣贤教戒,若《论语》等书具激励民,使忠于国者多矣。限以家族二字,西人言之,我国不必承认也。

至若国家主义,吾不知西国国家承认此四字否?又不知西国之用国家主义者,固选择而用之乎?抑因势之所在,抟捖以至此乎?吾意所谓国家主义、家族主义者,但谓其偏重则可,谓其极端行此二主义则不可。质言之,曰:身之外不能无家,家之外不能无国。由家而国,乃自然之理。假充杨君之论,则谓西人丝毫不顾其家,此固未必然;则谓吾国人惟知有家,亦未必然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