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读杨君演说家族主义国家主义之余论

汪康年

前者吾辈于新刑律辄有论列,非好为异同也,良以事至重大,一或不慎则将陷全国于悲境,故不惮反复言之,以冀当其责者谨慎将事耳。

须知吾辈非谓旧律之不应改,亦非谓新刑律之全不是,惟谓立国之道有本原焉,犹物之有重心也,重心一移,则全局改变。此其祸福有非人所能逆料者,故甚望预闻斯事者,皆视为重要之事,而不肯轻心以掉。至若综古今之法则,较各国之异同,则吾辈微特无此学识,抑亦无此精力也。

今姑勿论国家主义是否全善,家族主义是否全不善,然欧洲各国风俗之成就数千年矣,即吾国风俗之成就亦数千年矣。今如杨君言,欲改家族主义为国家主义,譬如刎己之头而欲戴他人之头,以存立于天地之间,虽然己之头则刎矣,不可复续矣,其如他人之头不能戴而活何?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