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伦议长

汪康年

吾国资政院之设,为国会之基础,此非一二年之事,而亿万年之事也。故院中逐日议事,固为重要,而整饬院章,使历久不敝,使全院之议员,均敢于直陈利弊,而无所顾忌,均能发抒自己之意思,而无所阿徇,此其责任,则全属于议长。然则议长者,实肩任维持全院之责,无可旁贷者也。今者忽有人纠众处置高议员一事,且明明诘问其反对新刑律之罪。夫议员在院中所发议论,院外之人,万无可以干涉之理。今若纵其如此,将来必至议员于未入议院之前,院外之人,可迫令其何事应若何措辞,何事应若何批驳,从我则生,不从我且死。又其甚,则此一党人既迫令如此说,彼一党人又迫令如彼说,则议员人人皆在死亡之区域中,而大局之不可问,更不必言矣。

至其谓高系川人,川人可不承认。又谓当迫令其辞职,又谓川人所举川人,应有监督之权。此等语,皆大背乎法理,不急起而治之,将来且贻患无穷。

今资政院成立伊始,而此等不幸之事,业已萌芽,涓涓不遏,将成江河,甚可惧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