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(七)

汪康年

今敢敬告我政府曰:今日外交之急,内乱之多,财政之窘迫,法制之未定,人心皇皇,几若亡在旦夕。虽然,吾愿政府稳固其气以求之,和静其心以处之。敢更告政府曰,吾国所畏,虽在列强,然而将来致亡之大原,必仍在内乱。盖内乱不起,则必无列强无端以兵麕至而瓜分之之理。所谓内乱者,非某处多盗,某处有土匪之谓也,谓夫全国之人尽不安其生,而人人思乱之谓也。是故以今日之事论之,变法无序,朝令暮更,民无适从,则亡;不从民欲,强民就我,则亡;纵奸长恶,善良屈抑,则亡;赋敛无节,水旱无备,民不能生存,则亡;耗财之途不塞,窃位之官不去,徇情而废法,则亡。政府苟鉴于此,宜先求善其外交,以纾目前之祸;而急从事于内政,而一切勿务虚名。内政既修,则更扩张军备,由陆军以渐及海军,如此,则国事犹可为也;若不揣本末,不分先后,不知轻重,而凌躐以求济,吾恐欲求存,而去存愈远也。

今敢敬告政府曰:今用新刑律,又采用泰西民法,于事良善,且在势亦不得不如是。虽然,行之不善,则将来必有二大现象:一曰所在州县出有大小案件,咸不控官而自行办理;二曰凡人皆无养育子女思想,亦无成家立业思想。此二现象出,则家不成为家,而国亦不成为国。虽然,此但粗略言之耳,若逐节推求,则弊恐不止此。夫政俗素异,而一旦去故我而师人,固未见其能合也。

今者改新官制,内阁之于各部,中央之于各省,督抚之于各司之权限,皆极困难问题也。前二者,人皆知之,其后一事,则人或未知者。盖不使督抚得干预各司之事,则一切呼应不灵,且亦无以统率各司,块然居其上若缀旒然;若各司之事,而皆禀命于督抚,则各司适为督抚指挥之人,与旧日司道之于督抚何异?且如是,则各司皆无权,而仍须担承责任,则事必不行。此事亦极宜斟酌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