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解释刘廷琛奏折之意义

汪康年

各报有以大学堂监督刘君廷琛奏中有“无法律不过亡国,无礼教必至亡天下”二语,以为不可解,或且深致疑怪。按此乃一极平淡无奇之语,盖天下二字,应作为社会解,刘君之意,不过谓国家赖法律统摄,故无法律,则国亡;社会为礼教所维持,故无礼教,则社会亡。盖社会不亡,则风俗齐一,彼此尚相照顾;如社会亡,则彼此不相闻知,将有由涣散而灭绝之惨。此等语,无可深求,亦无可驳斥,而诸报乃龂龂于此,何也?(如犹太人即是国亡而社会不亡,所以能然者,则宗教维系也。)惟刘君之语气,一若轻视国亡也者,殊不知社会固不可亡,国亦岂可听其亡者?苟国亡,则社会之不亡,亦仅矣。若欲恃社会之不亡以复国,抑亦甚难矣。且礼教之存亡,亦何庸固争?天下未有数千年所行用,而可以一时之力去之者,虽天子之命令,弗能废也。不过民情如彼,而法律忽如此,互相参错,不免一番捣乱耳。至折中辞气过于激烈,适以深彼此之意见。须知争此者,皆纯乎为公,必不可有以胜负为荣辱之心。况乎天下之事繁矣,万不可凝滞于此一事,致关碍要务。此余欲以告诸投身政界中人,而日前《京津时报》有不可以法律之意见,分党派之论,实先获我心也。

抑余尤有进者,今国家已处存亡呼吸之时,凡舍身于政界者,务宜先所急而后所缓。凡夫厘订法度,改革政治,皆平日之事,而非目前切要之事也。然则有志之士,举目前切要之图,详悉研究而急起直追焉,是实余所深望也。

(载宣统三年三月初一日,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