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杂说(二十)

汪康年

无国会则国虚,无政党则国会虚,此固然矣。虽然,国会之不设,可责诸社会,可争诸政府;若无政党,则必不能号呼以求之也。有党魁斯有政党矣,有声望、资格足为党魁之人,斯人奉为党魁矣。党魁之质料不一,然而有必要者数事:忠义奋发,不顾其身也;魄力雄厚,能包含一切也;至死不变,屡踬不悔也;宗旨一律,无更变也;诚实不欺,无虚伪也。如此,则人皆欲助其成,虽欲不为党魁,不可得已。若夫自命魁杰,而以私党之心谋国,以把持之道营业,外清内浊,以所得不正当之金钱起家,而乃以新自标,心迹奇诡,忽则欲以保全政府为目的,忽又乘乱称兵为至计。如此,纵以权谲之术,得私人之推戴,而后亦必覆。夫取散漫瘫软之国家,而欲使之振作,此大事也,非可凭虚架空为之也。不惮时艰,不顾身危,出而任天下事,此实事也,非可点染烘托出之也。从事国会者,其审焉。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四月二十六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