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问(七)

汪康年

专制改为立宪,头绪千万,大要必为改良政法也。然以吾观之,则更逊于前。何则?从前军机中无亲贵也。夫军机大臣,不过备顾问,宣诏令,才抵一书记长,而亲贵尚不得为之;今之责任内阁,则古之相也,而乃以亲贵为之,何欤?

从前各省兵事属提镇,财政、吏治属之藩司,刑名属之臬司,学务属之学政,虽机关未尽合宜,然督抚仅能总其事,而不能有其权。咸同以后,督抚势力骤长,于是防营设而提镇权替,善后、筹款、厘捐等局设而藩司权夺,发审局设而臬司权分,惟学政尚如故耳。今中央集权之说,悉以此诸权收归于部,于疆臣固多不便,且有于势实不可者。而如疆臣之意,则直欲并兵权、财权及各种权而有之,是直如列国矣,各国联邦,尚未有如是者。节宣调剂,吾甚望诸定外官制者。

言官得风闻言事,此专制变通之法。盖必欲有据,则劾奏难矣。且以此保护言官,俾不致动辄得咎也。闻今者定制,劾三品以上官,不得援风闻言事例,然则三品以上官,可恣意妄为矣。夫国会之力既微,存昔之台谏,而又限其权,将来行政官之恣睢,可想见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