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质疑(十五)

汪康年

初六日《政报》云,初二日内阁王大臣会议,改江北提督为军政使,其行政一切事宜,划归河南巡抚办理,已交法制院会同陆军部核办。吾阅之,百思而不得其解也。夫江北提督,江淮巡抚之所以改设也,原以徐淮僻居江北,地邻三省,江南督抚有鞭长莫及之势,于是而设江淮巡抚以分治之。嗣复因分省之不便,改为江北提督。提督虽有行政之权,而其地仍隶属于江南,归江督、苏抚统辖之内也。今而改提督为军政使,专治军事,王大臣之筹划,不可谓其非也;乃将行政一切事宜,划归河南巡抚办理,王大臣之筹划,不可谓其是也。何也?江北本江南统辖之地,其行政事宜,江南督抚,固同任其责者也。今提督专治军事,则其行政事宜,应责令江南督抚专任之,何必使河南巡抚遥任之?此吾所谓不解者也。河南之去江北,岂近于江南耶?况行政事宜,划归河南巡抚任之,则江北之地,亦必划归河南辖治矣。以昔日分省不便之江北,而今乃划归河南,岂非仍与江淮分省等耶?以江南督抚鞭长莫及之江北,而今乃划归河南,岂河南无僻远之虑耶?此吾所谓百思而不得其解者也。且今昔时势变迁,情形不同,津浦铁路敷设之后,交通便利,江南督抚已无鞭长莫及之势,而江北亦非僻居一隅之地矣,则提督任军政,而督抚任行政,固无不宜也。如谓河南有开徐、清海铁路之计划,于势为便,则开徐、清海铁路之何日告成,尚未可定。而津浦必先彼而成,其于势更为便矣。即以同为交通便利之地而论,亦断无割江南全省之半,而增益河南之理,况于政治无益也。盖斯举非徒于势不可,于理亦不顺也。吾知内阁王大臣何至有此言,意必不知事理之人所臆造也,而犹自以为新奇,岂不畏人之齿冷欤!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八月十六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