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论改易服式

汪康年

衣冠改革,关系国家制度,假使国家熟权其宜,而下令改革,从而改之可也。又或以赴各国留学、游历之故,取其便利,暂改而从彼,亦犹可也。若身在本国,而无端剪发易服,则似表其不服本国制度之意见,而示外人以我国民心之离散,其关系莫甚焉。推原其故,或以标示其为维新之徒,此则取其简易而为之,又次则以是为威吓平民之具。尤可怪者,西人之服,亦有分别,且领钮拘束亦甚。而我国人绝不顾,或华服而西冠,或西服而华冠,或戴西人睡帽,而昼游街市,或领服不完全。在吾国人,惟笑其西装而已;而在西人观之,则可怪笑孰甚。至如妇女而为东西装,又有戴西人男子帽者,有着西人男子衣者,有西冠而着本国男子服者,妖欤?鬼欤?其丑状尤令人欲吐。

或谓衣服自由,何必介介,余曰:然则何以各国人之服咸一律,未尝参差也?否则,彼何不此从罗马,彼依希腊欤?或乃遁其辞,曰:此由其人之文明程度同,故不觉归于一律。余嗤之不复与辨。

(未刊稿,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