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《亚东时报》

汪康年

环球之上,有支体官理知觉之伦,昼夜戢戢,扌專心壹志,纷然不一致者,求其公理,一言蔽之,曰:争自存而已。太古之时,人与物争,人非存人,不能以自存也,故人与人群而胜物。物既胜矣,人害绝矣。人之孽乳而日以蕃,而地力日以不给,于是群与群又争,争则小群败,大群胜,愚群蹶,智群兴,由是散者求合,昧者求明,而种日以进也。故习争,不争则不能群,不群则不能存。生学家恒言曰:物竞物。果无竞,则虽自生民以来,无群之事可也。故争及一家者,必群一家之人而争之;争及一国者,必群一国之人而争之;其争及全种者,则必群全种之人而争之矣。今夫父子兄弟,安常履顺,室无他故,或因干糇以失德,取箕帚而谇语。及外患一至,则前隙立泯,而惟同心御侮之知。《诗》曰: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。”又曰:“死丧志威,兄弟孔怀。”岂不信欤?日本与我兄弟之国,同立国于震旦,垂四千年。疆土相望,聘问罕通,不幸天祸两国益以甲午之难,然此皆薄物细故,谋臣计失,譬之兄弟诟谇,不足以伤天性之恩者也。乙未以后,余始得与日本士大夫游,闻其言论,肃然悯黄种之式微,以振兴中国为己任。凡聘教习,兴农桑,苟利于中国者,莫不图也。戊戌之夏,乙未会员诸君相议,设《亚东时报》于上海,月一出报,将以扩兴亚之愿击中国之蒙,志甚宏焉。伊尹曰:“天之生斯民也,使先知觉后知,使先觉觉后觉也。”孟子曰:“中也养不中,才也养不才,故人乐有贤父兄也。如中也弃不中,才也弃不才,则贤不肖之相去,其间不能以寸。”夫诸君子于中国,岂徒有先知先觉之责哉!不教子弟,不能保其家,不存其邻,不能保其国,亦势之相积之使然欤?

吾独念日本于今日非有中国之危,而其深谋远虑,图自存之道犹如此,则我国上下,身丁其厄,宜何如感愤振发,思物竞之烈,而讲合群之道,以无负日本仁人君子之所为哉!呜呼!其可感也,夫其亦可愧也夫!

光绪二十四年夏四月钱塘叙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