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《京报》发刊献言

汪康年

《京报》发刊之首期,不佞仅弁言其首曰:吾国自古无有以一人之言,而得传布于天下者。天子之言尊矣,所播远矣,然犹仅达于各部之长官而止。惟本朝誊黄,乃克遍于直省人人之目,然犹有官吏之阻格淹滞,弗能究也。至于匹士大夫之意见,欲借笔札以流布于上下远近,匪惟前无此例,抑亦形势不便也。海通以还,林文忠、魏默深先生,时译西书、西报以饷海内,于是吾国人始知各国有日报。同治间,香港始出《循环日报》。同光之间,上海始有《汇报》,已而又有《申报》,顾或开自外人,或吾国人以日报为商业之一种,姑试为之,故无正当之主义也,旨趣既浅,力亦薄弱。甲午大创于日,于时上下颇知自危,报界精神,亦由之一振。海上旬报、日报,先后出版者十余家,其余则惟广州、杭州、汉口、天津有之。然有力之报,犹多假名于外人,且无敢设于都城之中。庚子联军入京,国家受奇辱,于是日人始设《顺天时报》,已而《北京报》《京华报》《中华报》,先后成立,其余白话报及汇录各报者,都凡二十余家,或起或仆,不可殚详。顾报章虽多,然于时事多未敢深论,论之或辄致殃咎。士之欲以言救人国,如是难也。虽然,苟以己身为与国无预,则已耳;苟尚自知其身为本国之人也,则死且不可避,奚有于殃咎?夫今日时局之危,灾患之繁,举国皆用为忧郁念,而稍有智识者,乃怠逸之是务,祸害之是惧。虽于计为得,如本心何?古语有之,曰:“堂上不粪,郊草不芸。白刃在前,不救流矢。”处今之时,合同志,结团体,力纠政府之过失,以弭目前之祸,犹惧晩也,遑恤其他!然则假发言论之权,以尽己之天职,抑亦无恶于天下欤!若夫以昭昭白日之心,发慷慨激昂之气,言之急无邻于诡,言之平无近于阿,通上下之意,平彼此之情,理所与者,必以言助之,虽百訾不馁;理所否者,必以言阻之。虽强御不避,固将奉以始终,勿致失坠。仅志数语,用谉知者。

(载《京报》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十五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