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论报章之监督

汪康年

值衰敝之时,处昏醉之日,其人傲惰骄慢,而沉于利欲,其气索索寞寞,消散灰败,不能自起。于斯时也,而欲作民气,振民心,定民志,必在于崇清议。清议于何宣之?必宣之报。是则报也者,固振聩发聋之要品也。

虽然,天下无独利之事。报者,若兵器,仁者用之,则可为至仁之事;不仁者用之,亦可为至不仁之事。夫使以此利器,而挈而付之不仁者之手,使得恣其攫搏啖噬之威,而仁者反退处于无权力之地,则事之可希望者几何矣!

报者,监督政府者也,监督社会者也。其立志至尊,其处地至崇,其握权至高,其力之所至,至普遍迅疾。虽然,报馆则独可无监督乎?报馆而无监督,则凡奸慝佥壬,皆得借以济其所欲,将以其倾邪不正之言,诬惑社会,簧鼓人心。不特此也,又将借社会之力,以成己之所志,而去己之所忌。则报之为物,乃反以祸人家国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