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论报馆与戏子

汪康年

近忽有所谓“钟声”、“木铎”者,时时出现于京外报纸,若上等人物也,若下流社会也,是果何物哉?曰:发明改良戏曲之人也。嘻,其果然欤?实则无聊赖之人,思得一发财之新法,乃联络报馆为标榜之地。业既大行,则可诱骗良家子弟,抑使学戏,以益自丰其业,如斯而已。盖钟声者,王姓,首以是为职志,亦在日本之春阳社中人也。至华为此有年矣。前年至杭,以公然欲招中学毕业生为戏子,被教育会禁阻,又以他事为增中丞所逐。木铎者,湖北人刘霖也,尝留学于日本之早稻田,未卒业而去。又尝为杭州求是书院之教习,又为北京、天津大学堂之通译。在京好冶游,与优人狎,又好唱二簧,不知何时乃与钟声相合(按此中人不一,离合亦不一,不暇详之)。其戏或旧或新,顾戏中情迹,有碍于社会者有之,无关于劝惩者有之(或訾其不能唱,然此非吾所注意)。而其人上台之后,扭捏声容,挑招女座,何异常优。今闻其递呈民政部,以改良戏曲自居,盖如此,则直招良家子弟为徒弟,而无人能阻,其隐衷盖如此(前在申尝设学堂,招学生数十,后乃诱使学戏,学生以学戏有趣,遂亦从之,后为学生家父母所知,多迫令回家乃已)。

最可异者,若《帝国日报》,若《帝京新闻》,尽力提倡之也。其说曰:泰西不以优为贱业。或曰:泰西社会,甚尊重优人。吾不知此出于何种法典?何种记载?又不知各国尊隆之典礼,重要之聚会,是否曾有优人列席?至若以身为教习之人,而忽为优伶,不知何国有此卑劣之事?若谓名优所至,万众欢迎,王公召燕,每日游踪,报纸登载,则如吾国小叫天之类,亦复乘坐马车,时预贵人曲燕,亦得曰吾国尊重优人乎?若为吾国鼓舞社会,要在改良戏曲,是或然矣。然但须文人选择故事,精制唱白,描摹情节,使旧时优伶为之,亦足矣。盖伊等习于其事,演唱精熟,无烦他人越俎,且亦彼等之生业也。今不为此,而忽欲以凭虚无实之谈,谓将以上流社会之人为之,以欺世而罔利。盖该报恃无人指摘,遂敢明目张胆,一至于此。前者有一报极称扬若辈,复有一报訾诋,然冷眼观之,则知两报实一鼻孔出气。盖一吹一打,台面始热闹,否则但有赞扬,数日即辞竭。盖报馆也,戏子也,一而二,二而一者也。

尤可异者,则、,忽于一极无足重轻之优人刘某,而极力从事焉,至今未已也。噫,伊等果知报之地位乎?伊等果知报之职分乎?先是,文明园之刘优,被坐客叫倒好,刘即于台上骂之,遂载其事,大施呵责。以堂堂之大日报而注意及此,已足怪矣。而后乃日日骂之,骂刘优不足,则骂文明之园主,又骂警察不干涉。吾不知此何大罪,而必须警察从事?且如是,则可已矣,乃因刘将演生平最娴熟之戏,为招徕计,复登报訾彼戏迷之人,为杜绝看客之计,已而又谓其虽唱好戏,而看客仍不多,以鸣其得意。如是,则亦可已矣,而又以刘至天津登台,从而毁蔑之。而仍未已也,忽又奇想天开,举前此叫倒好之人,从而宣布其中一人之姓名,其人果惧,亟登来函,而他人乃未之及。今则以刘又至,又鸣鼓攻之,计因此一微末之人,一琐屑之事,而绵亘时日至两三月,占报至数十条,字至数万言,吾不知该报以考察时事之余力为此耶?抑舍其考察时事之正务而为此耶?吾反复思之,实不解其故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