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说明(一)

汪康年

近来报章对于发辫,有作讨辫檄者,有并绘辫与豚尾或鼠尾、狐尾者,又有题作“发辫死刑之宣告”者。不知报章对于国家章服,可作此等悖慢丑厉之词语否?

近来各报,多有以上海租界华人产业不少,何以绝无权利,而董事会亦无华人?按此有二故:其一,前数十年,吾国商界,尚有一二为西人重视,曾邀入会,无如吾国人不以此为意,或届期不至,或至时甚迟,后遂不复相邀矣。至租界地皮,虽多华人之产,无如悉做道契,用西人出名,故工部局但作为西人产业,安有吾华人之权利?有人谓何不悉改正为华人自行出名,而为华人之道契,则权利当归华人。然此说无人敢赞成者,以华人积为西人所轻,纵多产业得多举董事,而其不能与西人争如故也。而产既归华人,则一切侵欺之事日至,其患有不可胜言者。又有人谓华人之产业,不如相约交于华人有感情之体面西人,则遇事可令此西人出面,华人之意思,可由此等西人发表。此法似较稳妥,然后亦无提议及之者。

(载宣统二年十一月初一日,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