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针报(四)

汪康年

试问俄日于东三省,假鼠疫之名,戕虐我人民无算,其纯乎为保护生命欤?抑为含他种意味欤?试问果系鼠疫,则当一律防范,何以东交民巷各使馆意见不同,且始严而后宽也?试问以防疫之故,断交通,费巨帑,吾国政府未有行之者,而此次乃费至数百十万,且停京奉行车。当此财用极乏之时,其实意欲为此欤?抑有所不得已欤?然则如《帝国日报》《京津时报》,对于此事,尚欲加意挑剔,俾外人得据为口实,此何为欤?

报馆之对于外人,不能不格外着意,若但据己之好恶,或社会之向背,遂直率言之,辄易惹无数恶。不得已,亦宜纡徐言之,或影响出之。盖天下断无号为交好,而动辄恶声相向之理。彼国即有不良之对待,或有宜直揭者,或有不宜说破者,盖说破则国家有难以措置之处。且事情万变,当未宣露时,或尚有消化之法;一经指实,则趁此实行者有之,恼羞成怒,激而从速者有之。凡此等事,今日投身政界、报界者,万不可不知。而初六《中国报》,忽载奉省捕获置毒井中之某国人,翌日又改其语,谓前报所载谣言,即某国人所造,欲煽我国人为横暴举动,以便乘机而发。噫,此等浅露挑拨之词,于大局为有益欤?无益欤?余愚乃未知也。

日报专记时事,或使人厌观,偶缀谐语、时评,以醒人目,亦未始不可。顾谐语及时事者,亦宜得法,须如水中着盐,否则直率浅露,俱无意味。且一国之报纸,外人阅者,不知凡几,故以他事为滑稽均可,独期期不可以亡国为滑稽。倘其然也,则外人必谓我全国殆皆无心肝者。而初九,乃谓吾国当仿印韩,可为一等国,此何说欤!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