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针报(六)

汪康年

近报载呼兰为马贼所据,已而又声明为讹传。又有一报,谓系误据日本之报而登入者。按失守城垣,此岂小事?况又在俄人窥伺之地,安可不察,遽行登载?至谓为日人之报所误,则凡报界诸君,应知此后于转载外人之报言我国事者,更宜矜慎。盖事而确,则凡较大之事,我国人岂得不知?事而不确,则登之不特惑本国人,且外人见我国报纸亦纷然登载,即始以为疑者,后亦以为实然,岂不害于事乎?况乎今日宜防之处正多,甚恐因此堕人计中,斯亦不可不慎也。

各报多谓山东巡抚孙慕帅,以借外国银行不成,乃借犹太人款。有一报乃诮其为乞怜于亡国奴。按此说奇矣,借款一事,但当问其用途之正当否,归款之有着否,至于借犹太人款或外国银行款,其事一也,何亡国奴之云乎?又二十一《中国报》,谓山东商会向银行借款,银行必欲善于卖鲁之孙慕帅签字方能允许。按就银行言,则假款而欲得有权力人之签字,以为将来索款之预备。此亦不足怪,与孙抚何涉?且何以见其善于卖鲁?近来持论家往往不能就事实上切实论列,而好以丑厉之名词相加实,可怪也。

载一电,谓香山官绅拟筹款赎取澳门。按以现势观之,恐未必有此事。若果有之而遽登报腾布远近,恐亦非成人之美之意也。又某报载,张坚帅电请外务部与各使商加进口税,为外务部所驳。此事全属子虚,不知该报何从得之。又载御史,以从前谢侍御劾陈璧得重名,故亦拟劾梁士诒以博名誉。按此等语,实令人不解。若以常识观之,则大似阻胡之入奏也。吾不知该报果以胡之劾梁为然乎?抑以胡之劾梁为不然乎?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