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针报(七)

汪康年

近日政报颇指摘吴禄贞矣,其实吴不必责,应责夫用吴者也。吴纵有才,然年少而寡阅历,骤使握大权,必致骄纵,而自忘所任之艰巨。他报不知何故,力为揄扬,实则大半虚饰。试思延吉一役,糜款至六十万,而举动之不规则,时有所闻。近来报章于其所喜,或相联络之人,则其人虽极荒谬,必极力揄扬之,且交口颂之;于所不喜,或受人嗾使,则其人虽极无他,必极力诋诟之,且交口毁之。如是,则适足炫惑用人者之耳目,陷社会于迷罔之域。报品如此,而欲得人信用,不啻南辕北辙矣。

二十七《国风日报》又载,领袖公使至外务部,重申监理财政之说,且谓去年曾经要求云云。按此说可谓荒谬至极,此事现在之不能发现,稍识事理者必知之。去年之事即系谣传,该报凭空捏造。此事其教猱升木欤?抑以乱人心欤?

又该报“四面八方”栏中有看画报一则(亦在二十七八等日),其中竟有极淫秽字面,该主笔腼颜书之报,而警厅亦不干涉,可怪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