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针报(八)

汪康年

外交设施,不宜辄宣,固矣。至若事关数十年全国安危,则尤不宜轻载,此非限于报律,实凡有国家思想者,皆自不愿宣泄,以败其成谋也。乃若前年《时报》忽载中德联盟;去年都中某报,又谓伍大臣将会罗斯福密议某事,特在埃及相待;又日俄协约将发现,而又载美国将重提此事。果有是欤,则不宜揭之以败其事。若无是欤,亦不宜虚捏以动人疑。此等处,诚不宜轻点笔也。

去年报中有题曰:《呜呼!韩之警察权。呜呼!韩之教育权》。按高丽自乙未离吾国独立而睹亡机兆,至乙巳则直已亡矣。日本之存其名,聊为一时自解计,韩固已为日本圈中豕也。今各报所云,岂非尚认为韩未全亡欤?

去年,粤督以香港某报言粤省事,语甚不顺,禁止营销内地,并摭其书匪徒之死为阵亡据。乃上海某报忽起而驳之,谓阵亡不过为死于兵阵,并无僭谬之处。此则可怪矣,阵亡为将弁死于战中之名词,此谁不知之?度作报者亦无不知也,何至强辩如此!且果以港报宗旨为是欤,则何庸为之遮掩讳饰;若以为非欤,则尤不必强为伸辨。且人不能堂堂正正为所欲为,而欲闪烁闭藏以就之,天下有此理乎!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