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针报(十一)

汪康年

报载,广西某报为巡警道干涉,谓其不应直斥地方官之名,各报哗然,谓官实别有不慊于报馆,而藉此以蹂躏之也。此段是非,吾辈隔远,无从剖断。虽然,吾国报馆宜知所事也。盖人与人相接,必有礼焉。倘不以礼而一惟己意是逞,则虽谓之野蛮可也。报章虽以论列政事为职志,顾对于其人,则亦应循乎礼与分,此自然之理,非有所畏而然也。六朝时,天子于大臣时有称公者,而各国报章之于官长,悉以通行之称称之,岂有对于大官及地方官,动辄呼名之理?闾巷细民,即彼此以事相争,而相见时,必依例相称,而报章号文明者,何乃不计及此?夫以礼待人,始能责人之以礼待己。若轻肆亵慢,而反欲责人,则恐世界无此理也。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五月二十一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