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规报

汪康年

戏子王钟声之种种罪状,业经被人举发拘治矣。各报直录其事,并不稍为讳饰,此则直道之公,甚令余佩服者也。然余窃有欲为社会规者,则愿在社会中人,自今以后,于大小舞台之人物,须辨别清楚,如何为可崇敬之人,如何为应贱恶之人。实因近十年来,社会稍有动机,而但凭报纸一面之词,误用崇敬于应贱恶之人。夫王钟声者,非报纸所奉为志士者欤?非以改良戏剧之名奉之者欤?其实彼之演戏,淫荡尤甚常优,且目挑心招,意别有在,天下有若是之志士乎?有若是之改良戏剧乎?且王钟声前在上海、杭州等处,咸以不安本分,被逐而去,而京中之报犹隆重之,无乃一言以为不智乎。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六月二十四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