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(二四)

汪康年

凡为报者,非以讦发人过恶,指摘人瑕疵为天职也,而尤非以此弋名誉也,更非以此为销报计也,良以其事极有碍大局,或妨于社会,而一时之人,乃咸未知,或知而不敢发,则报馆讼言攻之,使人咸知此事之关系极重,或因而有所变更。此实缘于不得已之故,或为众所谅。若夫因疑似之嫌,加深文之论,且复增添事实,诬以恶名,此则与报之本旨,失之远矣。

报之论人,有纯于公心者,有出于党见者。纯于公者无论矣,即有党见,其措词亦应有一定之规则,而事实尤须有着落,否则一经人指出,人人知其诬也,而知其挟偏私。又以挟偏私也,而以后将永疑其言,而此报乃成为一文不值之报,愿秉笔者慎之。

若果有事妨大局,迹属隐微,则应显言发之,直言攻之,不应做藏头露尾语,又不应做微文刺讥语,尤不应再做体谅语、婉曲语,以此等语易于误会。社会中不明白者多,若一误会,为害更甚,且本人见此,亦有法以自解。此等处所谓扎硬寨、打死仗,更无躲闪处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