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杂说(二九)

汪康年

行政官与报馆,立于对待之地位者也。况所谓行政官者,非他,警厅中有势力之人员也,是有取缔报馆之权者也。而前者北京有外城警厅人员黎某,公然而设报馆,吾不知彼将在报馆,则尽力于报馆,虽触犯警厅,而有所不顾;在警厅又听警厅之指挥,虽至停罚报馆,而有所不计欤?抑以警厅之力,保护报馆;又以报馆之笔,保护警厅欤?顾又有可异者,则报中论说,亦复激昂,訾此毁彼,与他报无异。是岂非以此官署所办之报,毁彼官厅,或诋各省之官长欤?准此而言,则都中各署,及外省握权之官,亦必各设一类此之报,方足相抵,否则,坐受人之毁而已。或曰:吾国人才少,不能不兼为之。余笑曰:他可兼,独此不可兼。否则两造状师,亦可以一人兼为欤?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七月十一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