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致张劭熙、朱桂辛二君书(一)

汪康年

昨见报,知盛宫保电催政府速备三百万,收取商股,免为外人收取。又盛以他报谓,电股大半皆在盛手,盛即属人来馆,请敝报代为声明,盛所有电股陆续抵押外,仅存十余万而已云云。究竟是否实情,实不可知,惟合此二事之,难保非盛觊知国家不能筹此巨款,伊即乘时将股押与外人,或用外人出名,使国家必须照时值方能购回。窃谓宜电令盛,饬该局登一告白于中西各报,并知会股东,所有执有股票之人,如有售于他人,限于几日内,将股票已售某人报局,过期即不得出售外人,庶可杜绝此弊。惟弟意,此事究不合公理,于商情大为震动,惟有仍如前函所云,利权归商,由官稽察,稍可补救万一。且电报系全国通消息之事,应隶邮部,断无归外省督抚之理。招商应归商部,亦无归北洋大臣之理。昨见报载,袁拟国家官银行,亦以天津官银行为本行,此事实可怪诧。此系户部之事,何得让之疆臣?且如此,则袁于兵权之外,又握大利权,且得邮权,意欲何为?弟谓为国家计,为师座(原按:谓瞿相国)计,此事当再三审察,如欲任其大成,当一切听之;若以为不可,则宜预为阻遏,否则事权尽在一人,一旦祸发,悔将奚及!请两兄即将此函转呈师座,以备葑菲之采。

再,现在伍轶庸星使接议商约以来,遇事均能抗争。第一日开议,日本日置君几为失色,盖不意华官居然能如此在行也。至日置开来各款,伍俱随事指驳,有举重若轻之状。若外务部更能力为主持,或尚可挽回一二。此事极为紧要,乞转达师座为祷。

今日见谕旨,因川督岑奏,陈光弼不交认垫之款,着各督抚限令缴出。此事实足令富人灰心,垫款与寻常款项不同,乃致如此严重,足使天下寒心,而以后报效及捐款之人,皆裹足矣。今日方欲劝海外华商至中国经营商务,又欲激劝富人报效,而所办皆使人短气之事,实不可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