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论上海租界阻挠禁烟之可怪

汪康年

吾国素以闭关独立为宗旨。自英人以通商之故,屡启战衅,而吾国遂与各国交通。故说者咸谓吾国文明之输入,由英人致之。顾有一物焉,与文明俱来,而无论何人,不能名之为文明者,则鸦片烟是也。

鸦片之为物,弱身体,朘精髓,其毒盖仅次鸩酒一等。且鸩之毒,必不至全国受之,而鸦片之毒,则几于全国传染,虽谓甚鸩可矣。

吾国人吸鸦片,而岁输出千百万,是不啻自杀而与人巨金也。英人享我以鸦片,而岁获千百万,是不啻杀人而抽其巨税也。古今何怪之事,孰有过于此!此事著之史传,虽千万年不能生英国之光辉,而吾国人亦千万年不能排除此事于脑筋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