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问(一)

汪康年

光绪二十二年,与俄人所订合同,中国拨付银行之款,实为库平五百万两,且许公使电中,尚谓俄人云,将来结算,亦照库平,不必合佛郎。今该银行登告白于各报,忽改为库平三百五十万两,顿减去一百五十万两。若谓为生意赔累,我国与之合伙,应一例折算,则以历来该银行之对于此项之办法,实不能作为合伙。况银行合同第三条明云,若生意赔累,中国应认赔之款,先由其公积提出,今该行广告,于三百五十万两之外,尚有公积一百六十七万两(广告原文云,中国国家存充资本库平足银三百五十万两,又云中国国家存充公积库平足银一百六十七万两),其为非赔累可知。则此减去之一百五十万两,究于何处失去?不知我外务部、度支部亦究及此否。

再,现在该行归并北方银行,遍登告白,而忽称中国之款为存充,是否为存款欤?抑仍为合办欤?未识与我中国有重订之办法否?

日前,有广东候补道陈明远由都察院代递条陈,奉旨交议。此人之历史、之品格,吾政府未应忘也,然则其条陈犹有交议之价值欤?况前者端午帅任两江时,曾经拿办,今其事未能白也,而忽为驻比馆之参赞,岂在国内则合于拿办之资格,在外国又合于作参赞之资格欤?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