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(五)

汪康年

今弱国也,乃至理直之事,不敢自认为直。或他人无理有据,而徇彼掩饰之语,从而没之。此殆不得已欤?盖与其明标己之为直,人之为曲,而仍不能依理而办,则无宁含糊过去。此即善办外交者,于此亦不能不为权宜之计。此意通国人须领会之,若必一 一揭破,则于事无补,不过使外交官以后办事格外为难,且益露本国之情形而已。

前时江西南昌教案事起,法使及梁尚书未至之前,赣省亦派员与法领谈判。酬酢之余,并招妓侑酒,此亦外交中平常之事,不意各报大为讪毁,并讥及法领,其不解事乃一至此。

言排外,言收回权利,又遇事欲操必胜,此自国民应有之心理。然投身政界、报界者,则须知今所处为何种地位,有当宽之此,而收效于彼者;有当示让步,而致谨于要节者。如张而不弛,则鲜不至败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