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评外交(一)

汪康年

或咎余为保护吾国之外交家者,余曰:怪矣,余但谓国民当此事机危迫之时,遇有外交事件,对于国家应如是耳,固未尝及吾国外交家也。若夫吾国外交家,复何足言乎?曰:既如是,盍显揭其弊病,俾其闻而改之。曰:病之浅者可改,病之深者,非伐毛洗髓,涤胃刳肠不可,他人何能为之?彼又不能自为之,可为奈何?

今人诟外交家,动曰媚外,曰卖国。嘻,冤矣!凡人稍有良心,何至如此。然而寻其历来之习惯,则实有不可解者。大者远者,不必言矣,即举数端言之,实足发人愤慨。一则凡事有见端,或以未雨绸缪之策进,此闲中布子之法也。然外务部必力斥之曰:不得多事,致启衅端;曰:人未言及,我不可先惹事。如是,则凡稍有生气之人,皆失气去,莫有敢多事者矣。一则地方或有案件,所司密陈理由,或详言办法,则必逆折之,曰:外人所言,与此不同,该督难保无受属员蒙蔽之处,须速查明云云。盖深愿曲全在我,则事易了也。又曰:静候办理,无许轻动,免授人以口实。故凡民间稍有抵制之策,必摧折之,然后已也。一则外人偶有所要求,非有必得之意也,然外部告之他部或各省,则必张皇其辞,于是闻者转相惊恐,则本可不允,或不必全允之事,亦必至全允矣。凡类此之事,盖非一端,今特撮举一二而已。此等事实非特别之办法,盖相习已久,而一概皆然,直视为外交之奇谋秘策。然自吾辈观之,则大似缚手足而与他人斗也。

虽然,据此而遽谓其媚外、卖国,犹未可也,良由若辈怯畏性过重,而又不考求于平时,于是其惟一政策,曰不许有事,曰姑求无事,曰但求了事。此三者,不得谓之大恶也,然而吾国之命脉,由此而澌灭者多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