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时事说新(六)

汪康年

吾国人于税务,深恨值百抽五,为外人限制也。顾尚有可恨之端焉:一则金镑之价日贵,而海关数十年犹准初定之镑,未尝增加;一则物价大率日增,而吾国抽值百抽五之税,只据初定之价为率,亦久未增加。直至戊戌、己亥间,始有酌中定价之议,而镑以酌增,顾犹未足也。二者并计之,殆至数万万。盖吾国于此等事,非畏而不敢过问,即恶而不屑研求,而外人遂获利于无形,此不能不归咎于同治以来,有心斯世之人矣。

近年上海市面大败,论时事者,亦一例嗟叹,以为民穷财尽之征。顾上海市面之败,别有二故焉:一则汉口铁路交通,内地之货或径由汉口出口,故汉口盛而上海减。夫汉口之商业,纯在吾国界中,而汉口又为吾国中心点,则减上海以益汉口,固吾辈所应愿欲者也。一则以金价大贵,而洋货滞销。近来我国百业衰微,而进口货独旺,而业洋货者,遂为上海商场之主人翁。故他业衰旺之影响于市面浅,惟洋货业败,则影响极大。夫吾国财源大涸,则进口货衰,而出口货旺,未始非一生机也,此尤不应引为忧也。吾愿忧世之君子,于此稍注意焉(按此条作于去年金融大恐慌之前,故未之及)。

近来金价大昂,吾国赔款及购军装及留学生学费,无不大增,计臣用是深忧之。然出口货之旺,亦实由此,此非细故也。民间生业,因此活动,而治新事业者,亦因此以劝,由死而活之机,亦由此。国家失之于赔款,而得之于税项,于事一也。而民间则活动多矣,使于此而有大商业家、大财政家乘此而有所兴作,此固不易得之机会也。而或乃惟以金贵为忧,其亦舛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