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愤言

汪康年

以内政而烦外人询问,而我又无辞以拒之,此可耻矣。报载领袖公使问外务部,各省商银号滥发钞票,究竟有无抵当等语。按此事,实应于大清银行成立时,即将各省官私银号钞票截止。虽整理金融机关,不仅恃此,然塞此无穷之漏卮,亦是最要之事。今则滥发愈甚,为将来财政中第一棘手事矣。

报载江宁交涉使照会镇江英领事,请以后文书除英文外,另配华文,大被英领揶揄,谓办交涉,何至不识英文,且署中岂无识英文之人?此事不知确否。按吾国人有一最可怪事,凡何种语言,出口必大为笑柄,本人若绝不知此等事,官场如此,然正不独官场如此。

前各报载,议员易宗夔在资政院中大放厥辞,谓不经资政院通过,擅定四国借款,应由资政院以全体名义照会四国,谓此不经资政院议准,国民不能承认。噫!此等大不合规则之言,不料竟出自堂堂议员之口,吾不知各国议院能竟撇去国家,而自与他国直接否?并此不知,而欲论天下事,亦可怪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