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警告(四)

汪康年

今敢警告吾政府醒甦,勿以国事为儿戏。今敢警告吾政客醒甦,勿以国事为儿戏。今之汲汲者,盖欲就国家之现状,而思有以进之也。虽然,苟为之不慎,则大势一去不可复挽,彼时悔之已无及矣。夫今日之哓哓者,非外交政策哉?然而吾国今日宜与各国和辑,而乘此时机以修内政,若厌此之迟缓,而欲求捷获于外交,将以偿其不劳而获之奢愿,吾恐徒致颠踬而已,愿主持者之格外矜慎也。

为国者,莫患乎被击于此,则四望而求助于彼。一似己所应受之困难,得此则可卸之于人,而使人代受之。嘻,天下有如此之易事乎?吾恐其效果适得其相反而已。

吾所深虑,则恐凡此等云云者,皆有人以阴持之,彼阴主者,其目的或别有所在,而彼此狼狈以为之。或假言论机关以煽动之,彼先力掊其异己者,万一有反对之者,则劫之以极不可堪之名词,俾不敢自直其说,而己之说,人遂不敢驳之,他人又畏其相加以不可堪之名词也,亦不敢辩之。一旦气候已成,已大得其所欲,而为之后先奔走者,均已得异常之酬报,而大局情形则何如,吾人试一研究之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