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诘问(三)

汪康年

近日最可异之事,莫异于邮传部盛大臣调福□□为秘书官。夫秘书官而可使外人为之,用外人而用及福□□,此皆极可怪、极可痛之事。岂以其谄事之工,抑以其狼狈之便欤?其薪水之优厚,事权之重,无论矣。而尤可异者,又调濮□□为顾问官,濮之卑谄异于福,而其巧滑之才,又高于福。且濮鄙吾国特甚,向来行事,从无求益于吾国之意。之二人者,吾不知盛大臣何意用之,岂非奇想天开欤?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七月十四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