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诘问(四)

汪康年

上海公共公廨帮审员孙调鼎,近奉沪道调委公廨押所差,缴札力辞,以亲老回籍为言,并由英德领事函达沪道,请为留任,以资熟手。驻沪各国领事,以会审公廨帮审员如孙者,实难其人,故必欲达到挽留之目的。各领事又于新帮审员王嘉熙之到差,照会沪道,群相反对。呜呼,不幸而上海之有会审公廨,使外人得以侵夺我之裁判权,已大可痛,今且干涉我之用人权矣。涓涓不塞,将成江河,吾为此惧。夫孙一帮审员耳,固非公廨中之最要人物也。虽亦贵乎得人,而孙莅差以来,吾未闻其优异于他员也。今而外人对之如此,因要求孙之留,致反对王之来,吾不知各国领事为原动力乎,抑为被动力也?领事之一要求,一反对,吾已不能无疑矣。乃孙亦于调差之后,以亲老回籍为言,而力辞不就,何于充帮办员时,不闻有亲老之言,有回籍之请,不先不后,适此时而乃翁思归故里,孙即能顺亲心而乞退,纵无他意,其何能释旁观者之猜疑耶?

就此两方面测之,则此事之真际,不必燃太真之犀,已烛见无遗矣。我国人心不古,世道日非,政界中挟外人以自重,恃外人为护符,乞外人为营谋,倚外人为奥援者,固已数见不鲜,无奇弗有矣。苟仅关系私际及个人之间,则已无可恕,然犹可说也;今此事乃致外人干涉用人权,关系巨大。沪道若果依允,则以后公廨各员,但结欢乞怜于外人,即能保全其位,将置沪道于不顾,而沪道之命令,亦势必有所不行矣,奚可乎哉!

吾深幸沪道未允外人之要求,而准孙之乞退也。以维持主权论,斯宜拒其要求;以整饬官方论,斯宜准其乞退。沪道于此,处置得宜,故不仅可为规避取巧者戒而已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