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痛言(三)

汪康年

《国风日报》载,瑷珲警官蒋卫平,以与俄人争黑河沿岸主权,被枪毙,投尸于江,吾国大府绝不过问。年余,其友陈明侯始赴俄阿穆尔省,与其外交司争,陈词强直,乃得偿八百元。蒋妻已殉节,仅一女雪舲,陈携至京抚之。蒋之尽职,陈之义,皆人所难能。顾吾甚怪临乎蒋之上官何为者,夫因此而与俄交涉也,抚恤尽职之官吏也,此二事也。蒋之死,纵不即争得于俄,然以国家待官吏之道,则夫若此之在职思尽,临危不避,固当有以荣其死而恤其生,何一切皆漠然乎!余更有异者,庚子之难,与联军力战以死者,有之矣,而未闻恤典之及也。夫误国者,罪魁也,惩之不为过;若将弁之战,是有所受之,不能以战为彼咎也。战而死,而无恩恤之及焉,此何说乎?尤可怪者,甲申、甲午两役,偾事者陆军为多,而惩之殊宽;海军固甚力也,而弃乃如遗。甚至船破凫水,九死一生仅得活,而当地既无周之之人,后亦无问及者,无可奈何,乃觅食四方,甚至受佣役于外人。呜呼,国家待人如此,其何以使人!

(载《刍言报》宣统三年八月初六日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