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论合肥相国

汪康年

合肥为北洋,垂三十年,为国梁栋,西人至目为东方俾思马克。甲午战失利,威望大损,逮受俄之绐,订立密约,而外交之名亦坏,或者遂以是少之。余曰:就合肥而论此事,就吾国历史而论合肥于此事,诚为公大玷,且非特大玷而已,抑亦为吾国之大罪人;顾如就当时吾国之人物之国势言,则犹不能轻合肥。何也?试问彼时大臣,果有能胜合肥者乎?不特不能胜,且万不能及也。又问上之在朝,下之在野,果有能潜心研究,深知时务者乎?合肥一生,全恃威望,恃功业,恃资格,恃权力,故与各国周旋,足以镇定一时;若学问、识见、阅历,固无可言也,而又无豪杰以为之辅,一遇盘错,而底里即露,何怪乎?然试问能胜彼者,谁也?(联俄之事,许竹筼赞之,张樵野赞之,自余亦无有觉其非者,则今亦无能咎合肥矣。)

(未刊稿,《汪穰卿遗著》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