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记美国退款兴学始末

汪康年

近来美国以退还赔款,大得感情于我国。顾其还我赔款也,尝虚悬以引我,而不遽予也。始则微示其意,而使我就之;既就之矣,则又限我以用此款之用途;又久之,则曰必用之教育;至去年则又进一步,曰:将设大学于美国,而使我之人往学焉。而由此德遂设大学于青岛,而使以我学生往;英亦设大学于香港,而使我以学生往。吾不知此于吾国前途关系何如也。而我朝廷感之,我社会感之,我学界、商界中人且舍近年工约之意见而感之。一似美之此举,义声直震天地矣。

抑吾有疑矣,彼其还我赔款也,非谓不取我赔款也,谓彼时误算多取,今划其多取之数,使我按期得扣还也。夫以理言之,则彼先时不应误算,今觉其误而还之我,谓之正直可矣,谓于我有加惠则不可也。吾外部谢其使,吾出使大臣谢其外部足矣,而又派专使焉,而又因是大施隆礼于其舰队焉。最奇者,当美之舰队至厦时,吾上海报界公议电致其统将,代表国民谢意,无乃使彼失笑欤!其奇之又奇者,则浙江洋务局员王某,忽擅请于浙抚,亦发电往也。夫各省之事,皆统于中央政府,中央政府已派专使往谢,则各省在其中矣,而忽然中间一省自行往谢,不知全球各国中有此规矩否?

以予所闻,美之还美款,别有因也。当辛丑和约将定时,庆邸以赔款为太巨,或献策请与美使商之,美使曰:“此事宜再与一二国商妥,俟公晤时,贵王大臣先以此意相请,有二三国应允,则他国不能立异,斯事济矣。我国与贵国最亲睦,当首先应允也。”缘是之故,美国以此事当办到,暗中特续增其数,以备减削。不意庆邸未以此事告合肥,合肥已以赔款大数电告两宫,已得允诺,事遂作罢。然美人续增之数,则仍算入四万五千万两之内,故有核还赔款之事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