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诘问(二)

汪康年

近来之事,有甚不可解者。各报诟国家将干路收为国有及借洋款,至矣;顾于各省办理不善,何不一及?川之乔,湘之余,各报皆大以为诟病也,今乃并不论。岂以前承办者如此,以后决不至如此乎?鄂湘集股甚微,既不能筹于前,岂转能踊跃于后乎?房捐、租股非民所乐,时见于报,非可掩饰也。粤得股二千余万,善矣!然何以七八年之久,仅成路百余里乎?借款之事,起于张文襄,亦出不得已也。草约久订,不能撤废,报馆中人不应不知也,而乃为种种污蔑之语,非欲激成政府与民间决裂之局乎?假使果因此而起乱端,岂于该报独有利益乎?蒙有猜焉,请辩其惑。

各报载一论,大率谓造铁路,宜全用中国材料,如借外款,必用外国工程司,则必多用外国材料,一出一入,关系极大。按:此说极是,然事必权其缓急轻重。铁路事于我国前途,至为紧要,故所盼者,造成之速,工料之坚实,余事则第二事也。至总工程司,吾国人能当此任者,惟詹天佑,余则为副工程司,亦尚勉强。盖即所学完善,而苦无经验也。故即使不借洋款,而工程司独不能不借材他国。今人但看一面,以为不用外货之利,殊不知不用外人,不用外货,而工料脆薄,则于事甚险,且岁修必巨,或至须重造,则为损更多,论路政者不可不知。

长芦盐务,忽有官办之说,诚亦可骇,然处于不得已也。盖别招商,则一时不能得。若仍使旧商为之,是反以此付之覆车之人也。纵不顾政体,能保不更有变动乎?滥用侵蚀者王竹林诸人,非张运使也?何皆宽彼而责此乎?近各报始查得盗卖盐坨事,其人非他,即赫赫之孙仲英也,所得之赃,至七八百万,李文忠欲杀之,幸文忠薨,得免。后又为场面中人,而今之反对国有,亦面见然预其列,各报何以畏惮而噤缩不言乎?此亦可异事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