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(十九)

汪康年

干路国有及借款造路之说,余未以为非也。盖统观各省于路事,无不争竞延缓,各为其私,非改为国有,则此交通最要之事,何日能成?且此窳彼良,此贵彼贱,何能统一?所虑者,吾国办事人至难,商办固腐败,官办亦谁可恃?无已,则郑苏堪方伯包工之说为最合宜。虽然,吾赞成郑君此说,而非郑君之说咸在赞成之列也。意所不然者,不能不从容言之。前者吾读郑君四大干路之说帖,而目咢眙不已,兹录其说如下:

时事急矣,欲以兵力自强,非五十年不能收效;欲以政治自振,非三十年不能见功;欲以穷困闭塞之国而为治兵修政之举,则又非三五十年所能就。故为今日之中国计,十年之内,惟以吸收外资为救亡之要着;十年以后,惟以铁道尽通为图存之要着。约而言之,则借债造路而已。宜指张恰、伊黑、川藏、粤汉为四大干路,借债以十万万为度,包工限年以成。世界诸国以侵略为主义者,德、俄、日三国是也。之三国者,其财政皆处于竭蹶,皆恃借债以行其发难之志。使中国速于一二年之内,大举借债,声言以欧亚交通之职为己任,则各国必将踊跃输资于中国,以成此欧亚交通之新局,则三国借债之谋必将大阻,而侵略之策,必将中挫而不能直前。且包工与借债并议,则所借之债,悉入包工之手,而无挪移吞蚀之患。包工既定,则包工公司以营业为务,其用人购料,必愿就近取资于中国,而不愿远求于本国。其工程之限期亦必务求迅速,而不愿延缓,以自贻亏折之害。虽有最长于工程之公司,得十之三,其赢利已为不资,所余十之七者,悉以易中国之工料。是借债十万万,外人得其三,而中国得其七也。中国既藉大工以活民力,而列国之甘于发难者,又怀毒而不得发,此诚釜底抽薪之策。所谓十年之内,以吸收外资为救亡之要着者,此也。中国宣言立宪学新法者,于东西各国取其政治、法律、现行之制,将以试施于中国,然各国形势迥殊,机锋相对,且壤土狭而交通便,教育就而风俗成;中国之地,则荒廓而梗塞,中国之民,则鄙野而涣散。故学成而归者,纵有各国之知识,而未有中国之知识。盖以中国而言,立宪其政略之烦重,虽悉举世界历史之政治名家,其学识经验,断不足以决中国施行立宪之策。何则?形势不同故也。故使豪杰生于中国,其所以改革中国,必全为开创之理想,而决非沿袭列国现行之政治、法律,纯为保守理想者所可移而用也。所谓开创之理想者何哉?则大举以造铁路,限以十数年内,全国交通,使一国之势缩小而成一省,一省之势缩小而成一县。缩小之效安在乎?盖必至乎此日,而后全国人民可合为一群,即取列国之政治、法律移而用之,乃可推行而无碍。其尤大者,则养兵之费,与行政之费,不啻减十之九,而民间工商业发达,自有沛然莫御之势。故铁道者,实创造世界改革社会最灵之机械,其力量之大,功效之速,非他器所可比例。谓十年以后以铁道尽通为图存之要着者,此也。世有爱国而忠烈、而明达之士乎?吾愿其一纵世界之眼光,沉心竭虑于此策,庶几有悟于政治、法律之难于猝试,默然不动声色,毅然行之,以一年为期,借债包工之事可成议也,中国其不亡乎!

据此说,借款至十万万,亦可谓大借款矣。试问财政竭蹶至今日之中国,能任此艰巨乎?尤可异者,则如此大议论,而通篇未及还款之方法,与夫抵押之物业,岂外人不必抵押,不问还款之方法,而肯慨然以巨款相借乎?若果如此,则事更可虑。此文大言炎炎,而不思其究竟,余窃不敢附和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