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儆告(三)

汪康年

近来吾国有至可怖之象二焉:

一曰对于国家,显然呈抗拒、挟制之象。各国民间不悦其政府,固亦时用强力为要求,顾一方面力争于政府,一方面又以保护国家为心也。今吾国乃不然。例如干路国有一事,各省争之犹有说也,乃百计以求动摇大局,旁溢横出。至如粤省,必求挤倒大清银行然后已。而操言论机关者,方恐其为之不尽,而历举湘汉、大清银行放存款项,嗾使依样轰闹,一若惟恐不即乱者。至政府不许电局递争路之电,以民气莫伸而争之可也,乃如川省,因政府将撤换电局委员,而约抗拒,且以新总办至,必置之死地为恫吓。如此直是叛民矣!此等情态,逐渐加甚,则大乱成矣。

一曰交涉之事,民间不自揣量,不识轻重,而妄欲以力干涉也。例如云南片马之事,此交涉问题也,即谓外人过于强横,我不可不以兵力为后盾。然试思我国此时力能及此乎?国家不能,而谓民间能自为乎?假使果练成一二团,而轻以相犯,则乘机而入,彼且有辞,则此所谓国民军者,非召乱取亡之导线乎?况以素不知规律之人,忽畀以戎事,恐成军不足,而造祸有余。乃创始者忽欲假体操学堂之名,而实际直是民立陆军学堂,且省城为总校,则必将所在立分校。又欲勒戏捐,并勒商家派人入校,又欲提盐团捐之五十余万,以充练兵之费。假令一省如此,省省如此,不知将来成何局面?然无论如何,但适为外人干涉之资料,而绝无他效果可言,则可必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