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发微(三)

汪康年

读初八《政报》所载《论浙路之内容》一文,摘隐发伏,言人所不肯言,可谓朝阳鸣凤。兹录其文如下:

自拒款之议成而浙路之完全商办,遂为各省民有铁路之表率。斯盖出我浙人数万辈之心力,竭我浙人十数月之脑筋,聚我浙人千万股之血本,种此种种之因,始获此完全民有之结果。斯亦浙路之苦历史矣。虽然,争路之人非即能造路之人,造路之人非即能管路之人,此固无庸讳言之者也。浙路之不竞病,由于争路有人,而造路、管路则无人。非无人也,有人而以意气谋路事,以党派布路局,质言之,即以私利心营浙路,不以公利心营浙路,则浙路之欲期有利也,宜其难哉!虽然,浙路之外表固各省士民所崇拜者也,而一语其内容,则有足令人诧异者,何怪股东投资之观望也。夫路线之兴筑也及半,路股之收缴也亦过半,乃忽有中途之观望者,何哉?盖民有之铁路,乃商业之性质,以营利为目的者也。今主其事者,以商人营利之行为,为官场植党之举动,则私见胜利而公心衰,而得利之事业,或反为蚀本之事业,良可惜也。推原其故,厥弊有二:

一曰以名士理路事。昔之名士志在于盗虚声,今之名士兼在于获实利。顾利非吾人所禁言,惟必谋公共之利,而个人之利亦在其中;未可谋个人之利,而公共之利置之不顾也。若乃以名士自命,以路事自任,而于筑路之若何得法,开车之若何省费,营业之若何生利,一皆置之不问,其目的惟在于攫私利而来,得美名而去,甚或名去路事,暗领路权,则浙人汗血聚资之路局,岂仅供名士回翔之地哉!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