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敬告(二六)

汪康年

川省对待政府干路收为国有之事,近竟酿成罢市,驯致暴动,汹汹之势,未知所止。此事政府不于事前妥密筹备,而猝然发令,以致群情惊疑。及反对之形已成,而不谋晓谕解散之法,而惟以简单强制数语,而欲使川省乱机即由此而化为乌有,是犹南辕而北辙。综而言之,吾国政界中人,既不得不因大势之所趋而行用新法,然行新法而用旧手段,固未有不偾事者也。近事已急,为政府计,惟有不动声色,速派川省所最信服之大员,驰往慰抚,将朝廷不得已之故剀切详告,商一妥善办法,是为正理。倘不此之务,而惟思以严重之命令、威吓之举动,或禁止开会,或拘捕首列之人,则必致愈激愈固,且适与反对者以弹毁之资料,又畀匪徒以煽动之机会。即不至此,而皆能如政府之望,而人民屈于力而心不服,怨恨之心愈衍愈广,此在今日人心若离若即之时,尤为可虑。至此事所重,尤在派往之人,而其人未必即为政府所喜,然当此艰棘之时,政府岂可再蓄私怨,滋疑忌,误大局?政府以救急为上,必不至出此。

尤所切戒者,则当轴之人,万不可不详筹对付之法,而先内自相乱。我国向来习惯,于作事谋始之道,初未研究,发言者不深求可否,而辄言之;听言者亦不察其是否,而辄行之。若事机稍顺,则必争向人言,自以为功,而此数人之徒,亦各归功其所推戴之人;倘有不顺之处,则必速自脱于指摘,而尽移其咎于人,而人亦互相诿焉。此等情形,不特为局外人所笑,内既疑贰,则对付之法,益形松懈,甚至各求见好之方。至此,则或反为局外人操纵,而事局益陷于可悲之境。故凡值此事势,则主其事者,必尽弃同事之恶感,而协谋妥办之法。至事已弥平,然后取于事有碍之人,谋一处理之方。此办事之常道也。

(载宣统三年七月十四日,收录)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