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记怪(十五)

汪康年

川人争路,致起风潮,朝廷派大臣查办,不意所派之人,即参劾川督之端方也。向来从未有以原参之人查办其事者,有之,自今日始。毋惑乎端方之不欲往也。况更以督办路事之人,而往查办反对路事之事,吾恐适足以坚川人反抗之心耳。此可怪者一。

蔡乃煌一革职交上海道追款之人,上海道不严为防范,致其潜逃,事已可奇,而蔡乃遍登告白于各报,谓其交代已清,冀以淆惑人听。近更上书于监国及内阁总协理,诉其冤,尤为奇特。向未闻有以负罪潜逃之人,可以上书直达于上者,有之,自今日始。然在上者,即应立斥其诡谬,使天下之人,晓然于是非,而今亦不闻有此也。此其可怪者二。

前贻榖之逮京也,下刑部狱,而其案尚未成谳,乃自狱中遍发传单,力白其冤。近亦时有系狱之人刊发冤单之事。向未闻以身膺重罪之人,不待审判,而可以簧鼓其词,倒乱是非,冀见宥于人,以幸逃法网者,有之,自今日始。然而当事者,亦遂任其所为。此其可怪者三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