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忠告(八)

汪康年

前日恭读谕旨,宣布赵季帅电奏,知川乱渐即弭平,稍舒目前之祸。惟赵电称为匪乱,并谓官兵力战七昼夜;而各报则多谓抗拒者实民而非匪,并未持枪械。虽各报亦有出入,而与官电则大相径庭。窃惟此事民与朝廷争,一省之人与国家争,为吾国千古未有之奇变,若不速查明实在情形,有以平川人之心,而释远近之疑,则后患正未有艾。合川督与各报所言观之,其为在事始终,咸良善之民,不过后来愈聚愈多,哄闹不散乎?抑匪徒乘机为乱,与良民不涉?争路者一种人,闹事者又一种人乎?又或川中本已预备乘此而起,彼此混合为一乎?又不然,则川人本欲以平和解决,激而横决,遂成暴动,前后遂两橛乎?更不然,则乱事或全由拘押蒲、罗、邓数人而起,罪全在川督乎?凡此皆应熟察审处,必不可据赵督一电,遽为处分;尤不可以力战七昼夜,为川吏大功,遽与以殊荣异赏也。

虽然,吾今者又不能不为吾国言论家抱歉矣。当干路收为国有之时,中外各报并不审察各省路事实情,且不顾及从前各报已将各路公司极力丑诋,又力言川省路股,非川人所愿,穷人持此路票无从转售,故益困苦。复不将此次借款缘何根由、有何历史,详加查察,惟见此事足以煽动人,或可借端生发,即极力诋诟,加以捏造,于是,盛大臣卖路也,路亡国亡也,九五之扣皆盛所得也。抑知草合同订于张文襄,能忽然抹杀不认乎?凡百借款,咸有折扣,为银行专人管理,及印票、登告白之需,非订合同之人所能得也。借款造路,若京汉一路已完全归我,何所为路亡国亡者?此等浅近之理,该报等宁不知之?特以不过甚其词,则不能激动人心,而逞其好乱乐祸之志也。

且该报之言,亦大逾界限矣。夫民以不平之故,而出于上下相争,则必有争之之道焉。盖所以争者,为其事之失权利于外人也。倘以逾界限之故,而公私丧失,乃大逾于所争,则亦无情理之甚矣!如粤之相约不用钞票,已为大逾界限,而各报反从而扬之,而罢市、罢课、抗租、抗捐之说起。殊不知此事实有万不能中改之势,纵使朝廷畏怯,亦无从屈从舆论。盖事基于七八年以前,即欲悔之而不能悔。今乃为此极点之煽动,假一旦实行,则直与作乱无异,而影响所及,将全国入于危险之域,而吾国立陷于至悲极惨之境。而吾国社会中人,平时本不研究,临事惟有盲从,不知其事之办不到底,又不知假使决裂,则转与从前之意志背驰。今则暴动旬余,无端死者已若干人,此等人孰杀之?盖直接则官吏杀之,间接则不得不谓不担责任之言论家杀之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汪林茂.汪康年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2-1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